乐米彩票官网-​业绩增长率逐年下滑 周黑鸭自救路上仍有难题待解

乐米彩票官网-​业绩增长率逐年下滑 周黑鸭自救路上仍有难题待解

疫情之下,线下休闲卤制品店受创明显。

近期,卤味界知名品牌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周黑鸭”,01458 .HK)发布2020年上半年业绩盈利预警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个月,收益同比下降约45%,净亏损约为4200万元至5000万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24亿元。

总部位于武汉,且以线下店为主的周黑鸭受到疫情重创在意料之中,但如此大的业绩下滑还是令人侧目。

为缓解业绩压力,周黑鸭在6月22日放开了已经叫停多年的特许加盟模式,并放低了对合作者的自有资金、管理经验等要求,加盟费更由此前的500万元降至30万元。

“直营+加盟”这一转型动作,是一直走高端路线的“鸭王”周黑鸭在业绩焦虑之下被迫做出的无奈之举,能否自救,还需时间的检验。

业绩增长率逐年下滑

成立于1997年的周黑鸭,总部位于湖北武汉,是中国休闲卤制品的代表性企业。创始人周富裕最初是一个开卤味铺的小伙,经过20年如一日的经营,在2016年一手将公司送上港交所上市。11月11日上市当天,股价涨幅达到13.435%,收于6.67港元/股,市值近160亿港元。

资本市场的魅力强大,不仅让周富裕夫妇身家过百亿,也为周氏家族、周黑鸭员工、投资人带来数十亿元计的回报。

但上市后,周黑鸭发展并未一路高歌,反被竞争对手绝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绝味食品”,603517.SH)迎头赶上。在近几年的竞争中,周黑鸭的迅猛势头逐渐衰减。

年报显示,2017-2019年,周黑鸭营业收入分别为32.49亿元、32.12亿元、31.86亿元,增长率分别为15.35%、-1.15%、-0.79%;净利润分别为7.62亿元、5.4亿元、4.07亿元,增长率分别为6.43%、-29.09%、-24.56%,下滑态势非常明显。

同期,绝味食品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7.59%、13.45%、18.41%;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31.93%、27.69%、25.06%。

从市值看,2017年3月17日在上交所敲钟时,绝味食品市值为95亿元。如今三年过去了,其市值已翻数倍,达到511亿元。反观周黑鸭,市值仅为157亿港元,相比当初,几乎没有增长。

2020年的疫情让周黑鸭的业绩雪上加霜。在7月30日的盈利预警公告中,周黑鸭称,“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约为4200万元至5000万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24亿元。”

对于业绩亏损,周黑鸭宣称主要是受疫情影响:截至去年末,共有自营门店1301家;疫情期间,在全国共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此外,周黑鸭还宣称,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被完全控制存在时间上的不确定性及经济活动面临放缓的压力,经营恢复程度及恢复所需时间仍不确定。

大幅降低加盟门槛自救

数据显示,中国休闲卤制品行业的零售额2015年只有521亿元,2020年将达到1201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8.2%。巨大的市场空间也让周黑鸭不愿继续落居人后。

2019年11月,周黑鸭宣布将重启曾经叫停的特许加盟模式,把商业模式升级为“直营+特许经营(加盟)”。同时,周黑鸭开始在便利店、高速公路服务区开店覆盖市场。

成立23年来,周黑鸭只在初期短暂放开过加盟,但期间出现过重大质量管理问题,此后一直坚持自营。对于坚持自营,创始人周富裕曾解释,周黑鸭不追逐到处开店,而是要“内在充盈”,则“外溢”成自然。所谓“内在充盈”,就是把产品做好。

在发展初期,直营模式确实为周黑鸭带来良好的口碑和稳定的业绩增长。但成也直营,败也直营。这个曾经引以为傲的品质及口碑优势逐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弱化。在周黑鸭坚持自营的数年间,绝味食品则“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在门店数量上迅速扩张,形成了较强的规模优势。

年报显示,三足鼎立局面下,“鸭脖第一股”江西煌上煌集团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煌上煌”,002695.SZ)2019年的门店数约为3600家,绝味食品达到10954 家,而周黑鸭的门店数量约为1301家,约相当于绝味食品一年的开店数量。

为追赶对手,更迫于疫情带来的业绩压力,今年6月,周黑鸭开放单店特许经营加盟条件为拥有优质的铺面资源三年以上稳定租期,以及自有资金30万元以上。而之前要求的自有资金达500万元以上。

从500万元到30万元,反应了周黑鸭对于业绩增长的焦虑。只是,通过开放加盟模式能否提升业绩,还需经市场进一步检验。

仍有不少难题待解

一直以来,周黑鸭都以高端形象示人,走的是高毛利率路线,主要目标人群为白领,也最早采用真空及“锁鲜”包装。此次“自降身段”,涉及几乎从未接触的领域,未来发展如何是个未知数。

在今年股东大会上,周黑鸭曾提出2020年全年计划新开300家门店,而截至6月份,周黑鸭已收到超过14000份的特许经营申请。

加盟商高涨的热情令人鼓舞,但加盟模式是否就是正确的选择?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在煌上煌等其他竞争对手加快布局的情况下,周黑鸭不得已利用行业尚存的扩容空间做加盟商调整。但国家严控食品安全背景下,加盟商模式潜藏更大风险。

以产能和供应链为例,周黑鸭2019年报显示,目前在华北、华中、华南设有三个高度自动化的生产中心,并在华东及华西规划建设两个新的生产中心以调配产能。已建加上规划中的,周黑鸭共有5个生产基地,而绝味食品目前在全国拥有28个生产基地。

去年周黑鸭全国新增了13家门店。这种情况下,其产能与供应链能否更好地应对挑战?

另外,在品控上,曾因品控无法解决才坚持做直营的周黑鸭,这一难题如何解决,也关键的问题。

还需注意的是,多年来一直做直营的周黑鸭虽然扩张缓慢,但毛利率一直高于竞争对手。年报显示,周黑鸭2019年的毛利率为56.54%,而绝味食品仅为33.95%。而一旦开放加盟,意味着要把部分利润让给加盟商,必然导致毛利率降低,这似乎也是周黑鸭不愿看到的。

从以上可看出,面对自己提出的自救方案,“新学生”周黑鸭还有不少难题待解。不过,周黑鸭对此却显得信心满满,公司行政总裁张宇晨曾对外宣称,“在未来5年的规划中,特许经营门店将超过自营门店。换言之,接下来周黑鸭将以每年至少250家特许经营店的速度展开扩张。

这条自救之路是否是周黑鸭的正确选择,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 作者:陈翩翩编辑:朱赫 )

相关